第八届“华泓杯”海峡两岸诗词大赛金奖程常乐作品赏析

2023-11-23 来源:网络 阅读:1503

程常乐,男,汉族,山西晋城人,生于1954年7月,新闻大专,无党派人士,主任记者副高职称。

程常乐酷爱写作,尤其热爱写新闻。上中学时,担任校报主编的他,就立志将来当一名记者,但高中毕业后却回村当了一名民办教师。苍天不负有心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实行改革开放政策。《晋城市报》面向社会公开招聘采编人才,不论身份和所有制。他一个农民的儿子、农村户口的人,以名列前茅的优异成绩被破格录取,从而圆了他的“记者梦”。

在岗工作43年,专职从事新闻工作36年,先后任镇通讯组组长、《晋城市报》社要闻版负责人之一、泽州县委通讯组副组长、泽州县新闻办副主任等,同时还兼任中国科技报泽州记者站站长、山西科技报泽州记者站站长、太行日报泽州记者站副站长、市文史委委员、县文史委副主任,还兼任《太行日报泽州版》主编2年,晋城市检察院人民监督员两届6年,市政协委员15年,县政协常委18年等。

专职从业新闻36年中,不怕苦不怕累,辛勤采访写作,在国家省市县报刊、电台、电视台发表新闻作品6000多篇,荣获各种荣誉表彰证书超100个。他是县、市和晋东南地委表彰的“劳动模范”,是县、市“模范政协委员”,是晋城市委表彰的“特等模范通讯员”,是晋东南地区表彰的首批“新长征突击手”,是《山西日报》连续五年模范通讯员奖章获得者,是省总工会等联合表彰的全省“讲理想比奉献先进个人”。《试论贫困地区的开发与建设》论文,荣获中共中央党校《宝典》一书优秀论文二等奖,荣获泽州县科技成果重奖。

程常乐作品赏析:

儿时的中秋节

程常乐

中秋节是一个美好的节日,而儿时的中秋节,特别是我上小学四五六年级时的中秋节则更是美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历史翻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那几年的中秋节。

那时我的家在农村,农村还是生产队体制,吃粮靠生产队分配。

我们这个村是个1000多人的大村,分为12个生产队,我家住在村南头。村南头的百余户三四百口人,分为3个生产队,我们是第2生产队,我父亲是队长。那时,国家三年困难时期刚过,国民经济正处恢复阶段,经济普遍不富裕。不少农村一个人平均一天分不到一斤粮食,还多数是玉米、谷子、高粱这些粗粮。分的小麦则更少,才几十斤。我们这个队在全村分的小麦算是最多的,也才上百斤,平均每天不到三两麦。那时候吃顿好饭特别是吃顿白面饭很难很难。因此,小孩子们都很盼望过节、过中秋节。因为按当地的俗,过中秋节可以吃到白面月饼,白面肉饺子,柿子和核桃。

儿时每到中秋节,队里都要提前杀猪宰羊、上地里摘些柿子和打些核桃,按户分下去。 肉让剁馅包饺子用,核桃去皮取仁烘干捣碎和红糖拌到一起, 作为蒸月饼的辅料,柿子是放到一个小瓷缸里,倒上水,然后把小缸放到火炉后,水温热到三四十度,放两天,苦涩的柿子就变成了甜的可以吃。

到了中秋节那天下午,队里会让女社员们提前下工,回家包饺子。饺子馅则是在分下肉后,各家就已经剁好了。学校这天下午也会早点放学,孩子们回到家里,一边吃着柿子、核桃,一边看着妈妈包饺子,等着煮饺子吃。  

那时村里供销社也有老字号的五仁月饼,但由于处在国民经济恢复阶段,物资不丰富,是按各家人口多少限量购买。我们这个三口之家一般只能购买两个,也就是半斤。我母亲有一条规矩,在供销社买的月饼,祭拜月亮后才能吃,没有祭拜了月亮谁也不许动。

中秋节晚上一吃罢饺子,我就叫上同院的程虎廷,张三祥去到紧挨我们程院的庞院大门前。这个地方叫前头店,有一块宽大的地方。我和小伙伴们约定,中秋节晚上吃了饺子以后都来到这里,要在这里玩儿个痛快。

我们三人来到庞院大门前后,只见我们第2生产队的男社员三三两两地说笑着往庞院走。我们2生产队的队部就设在庞院,每年中秋节的晚上,队里的男社员都要在队部聚会、喝酒。

我们到前头店没多久,与我同龄或上下相差一半岁的郭积廷、郭秋堆、李小红、王池 、王桂林、张贵元、张锁江、程河廷、王社、庞江河、庞同等10多个小伙伴也纷纷来到。大家见面后,兴奋地互相诉说着今天晚上吃了多少个饺子,今天一天吃了几块月饼、多少个核桃和柿子。

我们三人来的时候,月亮还没有从对面的东山上出来,说着说着就从东山顶上探出了头,然后又越过树梢慢慢往上升,银白色的月光把大地照得如同白昼。相比平时,中秋节的月亮真是很圆很大很明亮,她微笑地看着我们,像是在向我们祝福节日快乐!

我们这个村坐落在山沟里,呈椭圆形,南北走向,四面环山。村中有一条河,村民们在东西两岸居住。通村大街三里多长,横贯南北。月亮升起来后,村民们都纷纷从家里走出,来到路边、岸边赏月。我们中秋节晚上的活动也就开始了。

连续几年,我们中秋节晚上的活动都是进行拔河、捉迷藏、猜谜语、打扑克争上游、夺江山选皇帝和讲故事这么几项。讲故事一项,要求人人讲,每人讲一个,不讲就学鸡猫猪狗牛驴兔等动物叫,叫的不像还得继续叫。我们进行的这些活动,多数人都知道,耳熟能详,就不具体讲了。我在这里只介绍一下我们自己创造的夺江山选皇帝游戏和选讲两个当时大家听的很感兴趣的故事。此外再讲一个因讲故事而引发的故事。

其一,夺江山选皇帝游戏。

操作方法:画一个直径为两米的大圆圈,比作江山,所有参加活动的人排队编号,依次站进圈内,其余的人依次一对一手拉手往外面拉他。如果谁也拉不出他,反被他拉进圈内,那这个人就被选为了皇帝。如果谁把他拉出来了,这个人就进到圈内,其余的人再依次一对一用手拉他。被拉出的人,如果服输就淘汰下去。如果不服输,可以再参加两次。如此反复比试,最后那个谁也拉不出的人,就是守住了江山,被选为了皇帝。选为皇帝的人呈立正姿势站在圈子中心,其余参加活动的人,依次上前呈立正姿态向他行少先队礼,“皇帝”招手还礼。此活动到此画上圆满的句号。这项活动实际上是既比谁的力气大,又比谁有智慧,会使用力气。

其二,选讲两个故事。

故事一,张路永戏耍日本兵》。

这个故事是与我同龄的郭积廷讲的。故事发生在抗日岁月中的我们这个地方。故事的主人公是我村人。郭积廷讲:抗日战争开始后,日本鬼子就来到了我们这里,在距咱们村三里多的佛头山头上,利用大庙修碉堡。在修碉堡和挖护堡沟时,抓了不少人去做工。我们村住在庙谷洞院的年仅十二三岁的张路永也被抓去了。一个监工的日本兵,看他是个小孩子,逗他玩,问他叫什么名字?他抬头看了日本兵一眼,想了想说:“我叫八八(:"八八",当地方言,指爸爸)。这个日本兵,后来每次逗他玩时就叫小路永“八八”,其他做工的人听到后都抿着嘴笑,闹得日本兵莫名其妙,感觉其中有问题,便查问原因。小路永给日本兵当"八八"的事,做工的人你传我、我传他都知道,但肯定都不会告诉日本兵实情的。日本兵便向来碉堡办事的其他村的保长、维持会长问,终于弄清了“八八”的意思。原来,在中国,叫父亲就叫“爸爸”,在当地,叫“爸爸”就叫“八八”。这下可把日本兵们气坏了,当下就用皮带把小路永痛打一顿,打罢后关进一个小屋子里,说是要“死啦死啦”。小路永很机灵,破开窗子跳出去就跑回了家。日本鬼子让咱们村的维持会长通知小路永到碉堡来。会长回告:在村里找不到,可能是躲到外村去了。日本兵不相信,叫嚷要亲自到村里来找,一定要找到,必须“死啦死啦”。但又怕经常从土河抗日根据地来村里的八路军游击队打了黑枪、要了命,所以又不敢到咱们村里来。此事最后就这样不了了之。

故事二,《王德山智斗日本兵小队长》。

郭积进一讲罢,我就接上了话:“好!我也讲一个与日本鬼子智斗的故事。这个故事,是我上个月到上犁川村赶七月十五集时,在供销社门口听一个老大爷给一群孩子讲的,故事的名字《王德山智斗日本兵小队长》”(:上犁川村,生产队时期为公社所在地,现在为镇政府所在地)。

接着我便开了正本:也是在抗日战争初期,日本电子在距上犁川村二三里地的东岭口村也修了一个碉堡,驻扎了一个小队的日本兵。一天上午,日本小队长带领几个日本兵到上犁川村时,遇上一只狗冲着他们叫,还要扑上去咬地们。日本兵小队长很生气,便开抢打死了这只狗。狗主人知道后非常气愤,便向村维持会长王德山讲这个事。王德山脑瓜子好,很聪明,点子多,能说会道,表面上他是村里的维持会长,经常到碉堡去,实际上是与八路军、老百姓是一心,是在应付日本鬼子。王德山听了狗主人的诉说后说:“好!我知道了。你等着。我来处理这个事。”

王德山便去到碉堡。恰好翻译官与日本小队长在一起,能作翻译。他冲着日本小队长开口便说:“太君啊!你的,要出大事啦!”小队长听后着急地问:“你的,快讲!我要出什么事啦?为什么?”王德山告诉他:“我们村大庙的老和尚说,你今天打死的那只狗是只神狗,打死神狗要出大事。神狗的狗魂会祸害你的,也会飞到日本去祸害你的家人。害的你回不了国,害的你的家人会没了命。我今天的这番话你如果不信,咱们走着瞧,我村大庙老和尚的话灵的很啊!”

王德山是周围十里八村一个很有名望的人,加之这个日本小队长信奉武士道,还经常到这个大庙祭拜,所以,他被王德山讲的话吓朦了,真是信了!他真怕被打死的神狗的狗魂害的他回不了国,害的他全家人没了命,便向王德山一边作揖,一边问有无补救办法。王德山告诉他,办法倒是有,就看你能否照办。按照我们当地的风俗,那得给狗搭丧棚,搞祭奠,大出殡。你得披麻戴孝,烧香磕头,好好安抚狗魂,方可消灾免祸!

已被吓得六神无主、魂不附体、没了主意的日本兵小队长连声说:“好的!好的!好的!一切听你的。你具体办,钱我出,花多少,我出多少!”  

王德山也就通知狗主人这样办了,为狗做了棺材,搭了丧棚,请了音乐会,还选了块坟地。

祭奠那天,日本兵小队长被王德山领着来到丧棚。他披麻戴孝,在音乐会的鼓乐吹打声中,他又是下跪,又是磕头诈揖,还站在狗棺面前哇哩哇啦地讲了好大一会儿。前来看热闹的人很多,人们听不懂他讲得日本话,但知道他是在向狗认错赔罪,请求狗宽恕原谅。直到葬礼结束,日本小队长才离开上犁川村回到碉堡。走时付了王德山为狗办丧事花的钱,并再次向狗主人道歉,还赔了一些钱。

日本鬼子在佛头山修碉堡前,先是派飞机对佛头山周围的村子狂轰滥炸施淫威,炸毁了不少房屋,炸死炸伤了不少人。直到讲故事时,我们村里还有被炸坏而没有修复的残墙断壁。大家都对日本鬼子侵略中国、烧杀抢掠非常愤怒,听了这两个故事后很是解气。

其三,因讲故事而引发的故事。

庞林虎比我们大几岁,爱看书爱讲故事。他住在与我们程院斜对的河东岸。那年中秋节,他从家里出来到前头店赏月,听到我们在讲故事,也来到我们中间,给我们讲了一个《中郎织女》的故事。

最后他说:“牛郎织女就这样被王母娘娘用金钗划的这条线活活分开了,不能相聚在一起。划的这条线也就是现在天上的银河。”他一边讲,一边用手朝天指了指天上的银河。“不过,王母娘娘允许他们在每年农历的七月初七这一天跨过银河见一次面,见到晚上12点结束,再分开。后人把这一天定为七夕情人节。一年了未见面,见了面有说不完的心里话。老人们说,这天晚上10点以后夜深人静时,在葡萄架下可以听到他们俩人的说话声,还能听到他们不愿分开的哭声。”

就是这最后一句话,激发了我们浓厚的兴趣:“何不到葡萄架下听听他们说话呢?”

有的说:“既然葡萄架下能听到他们说话,那谷芦架下也应该能够听到啊!因为都是一个植物架。咱们家家都在厕所边种有谷芦,在厕所顶上搭有谷芦架,走!咱们现在就去听听!”

庞林虎说:“不行!今天是农历八月十五,农历七月初七已经过去了,要听得等到明年的七夕节!”大家齐声说:“好!”

到了第二年七夕节的晚上,我们这些人早早地就聚集到了一起,等到10点,我们先是在各家厕所的谷芦架下听,但是谁也没有听到。便又集中起来去到村东头的瓦窖上。李天平的奶奶在瓦窖上他们的一个废弃院子里种了不少葡萄,搭的葡萄架很大,我们分几批先后去到架下听。结果,还是谁也没有听到,大家都失望而归。

长大了才知道,“牛郎织女”的故事,只不过是封建社会里人们向往婚姻自愿、反对父母包办而编撰的一个神话故事,甭说在天空银河也就不存在牛郎、织女的对话,假设存在,与地球相隔x万万里,在葡萄架下也听不到啊! 怎么能不失望而归呢?

每年中秋节夜晚,我们都要玩到的10点以后。有的伙伴,爸爸妈妈或爷爷奶奶来叫多次让回去还不走。最后催的实在没有办法了,大家才依依不舍分手,踏着明亮的月光回家。

每年的中秋节夜晚,我的母亲都要祭拜月亮,时间在10点以后,月亮升到中天,在院子里能够看到月亮时才进行。供品则是在节日到来之前就准备好了。无论经济困难与否,母亲都要精心置办一大盘丰盛的供品,由月饼、点心、麻糖、麻花、柿子、苹果、花生、粉条、瓜果蔬菜等组成,至少10小碗。月亮升到中天后,她便把家里那两个一米高的方凳子搬出来,一前一后放到家门前,接着把香炉和放着供品的盘子端出来。香炉放到前面的登子上,盘子放到后面的凳子上,然后大大地烧一炉香,面朝月亮磕头作揖,口中还不断地念叨着:“月亮老爷,在我家里人走黑路的时候,你可要把路照的明明的、亮亮的。请您保佑我全家人平安无事,万事如意……”

在祭拜时,母亲是那么的认真,虔城,一丝不苟。

我在10点以后从外面活动回来,往往碰上母亲祭拜月亮。她让我也跪下磕头。我便按照她的要求烧上香,认真磕三个头,然后才去睡觉。躺下后,只见月光把窗户纸照的雪白雪白,并通过窗户又照到家里的坑上、地上。此时,我只觉得月亮是那么神圣、伟大、能量无比,发出的光竟能把全世界的夜晚照亮,真不知道它存储有多少光!

小时候,真以为月亮的能量无比,它的光是它自身发出来的。长大了,上了学校,看了《十万个为什么》和学了《自然》课,才知道它的光是借助太阳发出的,它本身并不发光。浩瀚的天宇,有数不清的星球组成。星球分行星、卫星和恒星三种,只有恒星才会发光,行星和卫星是不发光的。太阳是恒星,月亮是卫星。地球围绕太阳转,月亮围绕地球转。月亮是靠太阳反射的光发出来的。

星转斗移,时光似箭,眨眼间就是几十年过去。如今,我已是年过六旬的人了。但我怀念儿时的中秋节,怀念充满乡土味道的家乡的中秋节。儿时家乡的中秋节过得是那么有滋有味。中秋节的饺子、核桃是那么的香,柿子是那么的甜,月饼是那么的好吃;月亮是那么的大,那么的圆,那么的明亮;夜晚是那么的美丽;而我和小伙们又是那么的无忧无虑、天真烂漫、活泼可爱,有时又是那么的幼稚可笑……

 写于2021年中秋节



延伸 · 阅读